“咳咳……”他故意咳嗽了两下,然后拍了拍掌。

    水晶灯突然熄掉,客厅内只亮起一盏几乎不照亮的小夜灯。

    黑暗笼罩中,气氛瞬间变得密不透风。

    黑暗中,贺雎尔被一条有力的臂膀圈住,然后往后推倒……

    良久之后,贺雎尔面色绯红,整个人软成了一摊春水。

    楚缙却收了神通,贺雎尔能感觉到他明明……

    “你干嘛?”怎么突然就没动静了。

    女孩子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实在太羞人了。

    楚缙嗓音极力压抑着什么道:“够了。”

    “这就够了。”

    “尔尔,最好的我想留到新婚之夜。”

    所以刚刚明明那么那个,楚缙都忍住了。

    明明什么都做了,却唯独没有……

    贺雎尔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觉得真真切切的温暖。

    楚缙是爱她的,这毋庸置疑,选择放过她也是出于尊重她。

    一个既爱她又尊重她的人,她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他,不为他说话。

    她搂着男人的脖子,小声在他耳边说:“楚缙,你真好。”

    “唔……”

    这个时候的投怀送抱对于楚缙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就像是往已经燃的热烈的篝火中浇上了热油,那滋味……

    “尔尔,你可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他嗓音粗嘎,呼吸粗重道。

    磨砂一般的嗓音落到贺雎尔的耳中,何尝不是充满魅惑性。

    贺雎尔放开他,两个人中间隔着至少一个人的距离。

    她们都需要冷静冷静。

    “楚缙,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啊?”她试图转移话题问他。

    楚缙真诚道:“我早已经做好准备了,就看叔叔阿姨什么时候松口了。”

    想要娶他们的闺女,可不得过关斩将吗?

    贺雎尔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我总觉得没那么容易,而且我大哥和二姐都还没结婚呢。”

    她这个最小的却先结了,这是不是有点儿?

    楚缙侧着身子看向她,单手撑在沙发上。“尔尔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有这种婚姻长幼有序的想法?”

    “按照你这个想法,咱们的婚期是遥遥无期的。”

    他逐一给她分析拦在她前面那两位。

    “你大哥年近三十孑然一身,我觉得他多半是不喜欢女人。他没希望了。”

    “你二姐……”芷郁倒是有对象,而且他的对象跟楚缙一样优质,只是……

    “你二姐就是一个工作狂,一心扑在事业上,我看不到三十她铁定是不会动结婚的心思的。”

    一个根本没希望,一个至少还得等个五六年。

    贺雎尔要是先等他们结婚,还不如当场告诉楚缙,她不打算嫁给他算了。

    贺雎尔轻轻的拍了他一下:“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楚缙挑了下眉,眉眼英气逼人:“不信咱们打个赌?”

    “赌什么?”贺雎尔一脸迷茫。

    “就赌……我刚刚说的对不对,要是对上了,就算我赢。我赢了的话,你就给我生十个孩子。”

    十个?

    贺雎尔无语的望向他,食指戳了戳他的锁骨。

    “你是不是彪?我国生育管控知不知道?超生要罚款的。还有十个?你当我是什么?母猪吗?”
为了持续发展,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cn,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微博,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在此谢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