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第100章 不用哄【二更】男朋友回来认错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如程野说的那样, 谢渊不计一切代价,把国内最顶尖的骨科医生聚集在一起,以小型研讨会的规格, 为他举办了一场专门的会诊。

    裘厉没有拒绝谢渊的帮助, 当然也没有立场拒绝,因为谢渊不是帮他,只是在帮他儿修理他, 修好就罢了, 修不好,还真有可能换新婿。

    他按照医生的嘱托,一直在进行康复训练。

    同时,裘厉也拒绝了宋裕和给他开的保研的额, 他还是决定自己考,考北城大学。

    宋裕和是真的不希望他走,在这次行动中裘厉表现出来的素质, 他极有可能将他培养成非常优秀的警队接班人。

    要知,警队太需要赋如此之的理学人才了。

    然而,裘厉意已决,他要回北城, 他要回爱的孩在城市,践行他的承诺,一个小时、一钟、一秒钟都不要和她开了。

    海城大学那几个一直看好裘厉的老教授, 宋裕和多有微词。

    当初裘厉填写保研申请, 全院一致通过, 就宋裕和这家伙,说他精神状态不,予以驳回。

    现在好了, 现在求着人家留下来,人家偏偏不给面子了。

    宋裕和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扼腕叹息。

    这段时间,姜雨一直陪着裘厉做康复训练,空余时间,便和他一起去学校图书馆,准备考研的最后冲刺。

    但是裘厉却逐渐发现,姜雨最近盯手机的频率增多了。

    有事没事总拿着手机看,像是在跟谁聊,有时候还会盯着屏幕傻笑。

    迹象都标明,朋友在外面...有猫了。

    他开始不安起来,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甚至在她去洗手间的时候,偷偷看她手机。

    微信里倒是干干净净,没么可疑象,扣扣里面也基本都是群消息。

    她和谁聊的这么开呢?

    ......

    姜雨在和未来的【裘厉】聊。

    自从“死而复生”的裘厉给她发过报平安的消息之后,姜雨松了一口气。

    “以现在...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吗?”

    【裘厉】:“相比于上一个结局,现在算正常。”

    姜雨:“那你现在生活好吗?我是说...过上你想要的生活了吗?”

    【裘厉】:“只是比死亡结局更好一点,我现在还在监狱里,无期徒刑。”

    “怎么会!”

    姜雨诧异地抬起头,看着桌面正在认真写题的裘厉,斜窗『射』来的阳光下,他干净又纯良,认真地写着英语的翻译。

    一切仿佛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发展。

    姜雨难想象,这样的裘厉,未来的走竟仍旧是...无期徒刑?

    裘厉注意到她在看他,抬头和她视了一眼,眼底有探究,好像还有不满。

    “你到底在和谁聊?”

    “啊,没有。”

    姜雨将手机放回桌下,继续偷偷和【裘厉】聊:“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裘厉】:“如三亿资金还未入账,说明任务还没有成功,你应该知这一点。”

    姜雨:“以我努力了这么多年,一点也没有改变最后结局?”

    【裘厉】:“也有改变。”

    姜雨:“真的吗。”

    【裘厉】:“改变了现在的我,我爱你。”

    姜雨:“啊...”

    【裘厉】:“小雨,我真的想你,有时间多陪我说说话。”

    姜雨难想象未来的裘厉,一个人在冷冰冰的监狱里,过着怎样不见日的生活,受着何等的煎熬。

    念及至此,她难受极了。

    姜雨:“阿厉,你好好的,我不会让你在里面呆久!”

    “砰”的一声,桌面现在进行时的裘厉,将书拍桌上,沉着脸起身离开了。

    他腿脚还没有完全恢复,不借助拐杖行走,显得有些吃力。

    姜雨赶紧追上去,扶住他:“去哪儿啊,我带你去。”

    裘厉甩开了她的手:“厕。”

    她扶着他来到男厕门口,体贴地问:“要不要我帮你啊?”

    裘厉扶着墙走进厕,不过走了几步,他又折返了回来,脸上明显带了几怒意:“姜雨,芭蕾跳得好,也不代表你可以随便劈腿。”

    姜雨:???

    这他妈在说么?

    ......

    裘厉怀疑姜雨在外面有猫了,姜雨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为自己辩驳。

    和未来的男朋友聊,关他的状况,这算是劈腿吗?

    这个问题,或许只有哲学家能够回答。

    反正她觉得不算,都是同一个人,她和他在一起历的一切,产生的感情,未来的裘厉都能够体会到。

    某程度来讲,姜雨就是在和未来的老公聊。

    和老公聊算劈腿吗?

    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偏偏裘厉又是特别善妒的男人,醋劲儿上来了,哪哪儿都不劲,浑身上下都是刺儿。

    晚上,俩人在学校外的大排档吃双人小火锅,在裘厉第十次把姜雨好不容易烫好的食物戳没的时候,姜雨终于受不了了,搁下筷子怒声:“裘厉,几个意思!”

    裘厉从她碗里戳走了一块五花肉,面无表情:“劈腿的人没资格吃肉。”

    姜雨耐着『性』子:“我没劈腿!”

    裘厉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不瞎,你和那个臭不要脸挖墙脚的男人聊的时候,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微表情,已出卖了你。”

    “......”

    有这样骂自己的吗。

    姜雨知裘历的洞察力有多强,毕竟是在理学领域里能够做到登峰造极的男人。

    她也有些气,索『性』破罐破摔:“啊没错,我就是在和未来的老公聊,你满意啦?”

    说完这话,空气同时寂静了十秒。

    姜雨能够明显感觉到面年的表情,冷淡了下去:“你再说一遍。”

    好像...玩笑开的过火了。

    她找补:“不是,未来老公的人选,这不是还没定吗...你赢面还是大的。”

    裘厉沉着脸问:“他做么的?怎么认识?普通朋友还是暧昧关系?”

    “呃,网友吧,有点暧昧,做么啊我想想...”姜雨笑着说:“他是个职业杀手,现在蹲号呢,就挺寂寞一男的,和我在线聊。”

    裘厉看出了姜雨就是在耍他逗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点不甘,伸手用力捏了捏她的脸颊:“姜雨,能耐了?”

    姜雨推开他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蛋,不满地说:“我是能耐啊,你走的这些年,不知多男生追过我呢。”

    “以?”

    “你自己也说,人这一生不可能只喜欢一个人。”姜雨把手那晚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裘厉:“就算我和别人聊,你有么资格生气?说手的人是你,催眠我的人是你,解开手铐跑掉的人,也是你...你可以背叛我,难我就不能偶尔走走神,看看别的风景?”

    裘厉看明白了,小丫头这是要秋后算账了。

    是他亏欠了更多,问有愧。

    别说和其他男人手机上聊聊,哪怕她把暧昧象带到他面前来,裘厉都没有资格说么。

    裘厉深呼吸,平静了下来,克制着情绪问她:“那别的风景,好看吗?”

    “挺好看的。”

    姜雨撇撇嘴,未来的【裘厉】相比于现在的裘厉,多了成熟和耐,上线第一时间就是找她,也不会吃醋生气,还教她怎么和现在的自己相处呢。

    见裘厉低头吃饭不说话的样子,姜雨戳戳他的手背:“生气啦?”

    “嗯。”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生气。”

    “生气了会怎样?”

    “不知。”

    她进一步地试探:“又手吗?”

    “不。”裘厉低头扒饭,理直气壮地说:“只要不手,本宫还是皇后。”

    “......”

    姜雨被他逗笑了:“你跟谁本宫呢。”

    “本宫的儿子是皇上,本宫将来就是母后皇太后。”

    “哈哈哈哈哈神啊!”

    裘厉见她笑,也跟着浅浅地笑了下,情总算稍微好些了。

    “不要跟其他人聊了。”他认真她说:“以后我让你开,好吗。”

    姜雨这家伙温柔起来的样子,真的毫无抵抗力,她把手机关了机,说:“我不和他聊了,以后也只当普通朋友,行吧?”

    裘厉较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给她夹了一片小五花:“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嗯。”

    姜雨夹起五花肉正要送入嘴里,却又听他幽幽:“本宫认为,如能删联系方式,就更好了。”

    “......”

    晚上,裘厉送姜雨回了酒店。

    在他一路上第n次叨叨『逼』『逼』旁敲侧击之后,姜雨终于拿起来手机,当着他的面删了微信:“醋王,这下满意啦!”

    裘厉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耍我啊?你删的是陈薇的微信。”

    “......”

    “能不能别无理取闹了,我是么人你不清楚吗。”姜雨终于受不了了,带了点怒意:“这么多年,连这点基本的信任都给不了吗男朋友。”

    裘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腿。

    尽管他已努力地控制,忍住巨大的痛苦,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但终究勉强。

    现在的他,终究是没有那么好的人,太害怕失去了。

    正如他谢渊说的那些话,好不容易才爬回来...就算面目全非,他也要自私地死死地攥着她。

    他不想再回到那个没有光的无间地狱了。

    姜雨和裘厉不欢而散之后,也有些后悔了,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面,低头给【裘厉】发了一条消息——

    “我好像又惹你生气了,可能无法常联系了。”

    【裘厉】:“我知。”

    “不能时常联系,我需要知未来会发生么,才能及时预防。”

    【裘厉】:“没有办法告知,因为你下一秒做的任何事,都有可能影响轨迹,我这一秒告诉你的未来,不一定是你将会面的未来,有可能我会误导你。”

    姜雨叹了口气:“遇到你,算我倒霉了。”

    这任务...真的太艰难坎坷了。

    然而【裘厉】却回:“遇到小雨,我何其幸运。”

    姜雨:“谢谢,告诉我接下来男朋友该怎么哄:)”

    【裘厉】:“不用哄。”

    “诶?”

    在姜雨洗澡的时候,房门忽然砰砰砰地响了起来。

    她湿漉漉走出来,穿着浴袍走到门边,通过猫眼朝外面望了望。

    是裘厉。

    “小雨。”

    “有事吗?”

    “有。”他默了几钟,说:“男朋友回来认错了。”

    “......”

    姜雨打开了门,裘厉走进来,却没曾想到眼前的孩仅仅只披挂着一件单薄的短浴巾。

    她黑『色』如稠的发丝滴着水,颈项肌肤白皙如凝脂,脸蛋『潮』红,略有些害羞,不自然地看着他——

    “不是认错吗?”

    “昂。”裘厉脑子忽然有些迟钝。

    “认啊。”

    裘厉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姜雨注意到他黑沉沉的眼底涌动的暗流。

    “你......”

    他颀长的指尖落到了孩浴巾的领口处,熟练地挑开,然后抱起了她——

    “存着,明早上一起认。”

    “......”

    手机阅读地址:m.xiaoxs.com(小小说)看书更便捷,书架功能更好用哦.
为了持续发展,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cn,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微博,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在此谢谢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