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喜拎起骆静语丢在地上的袋子, 也是什么,他一起牵手回家。他们的心情都很好,简单交流后, 才发现两人想起的是同一件。

    这大概就是默契吧?

    情刚发生时大家都被闹得兵荒马『乱』,是去医院, 是去派出所,占喜被老妈打出脑震『荡』, 晕晕乎乎地过了几天。

    终于,当他们把心沉淀下来后,好好地思考,峰回路转,情真的出现了转机。

    两人回到1504, 占喜才想起去袋子里是什么, 拿出两个一大一小的打包盒, 居然是咖喱蟹香茅鸡!

    占喜不可置信地骆静语, 气得哇哇叫:“我的天啊!骆静语,我今天律师聊了大半天, 你居然一个人跑出去喝酒?吃泰国菜?”

    骆静语:“……”

    他不该怎么欢欢解释,罪证就在桌上, 他的确跑出去喝酒、吃泰国菜了,不仅如此,他去了公园ktv, 不敢说不敢说, 要是说了,欢欢大概会气死吧。

    他红着脸指指两个盒子,打手语问:【你要吃吗?我热一下。】

    占喜大回答:“要!”

    骆静语麻溜儿地就拎上袋子去了厨房。

    趁他热菜的工夫,占喜去了间当做仓库的客卧, 里堆着很多东西,包括造节上搬回来的料。她在里头找了找,找到了只抽奖箱。

    抽奖箱里是造节三天所有参加体验课购买烫花作品客人的奖券。在造节最后一天临结束时,占喜抽了奖,电通给中奖客人,大奖位获得了一款骆老师私人订制的饰品,二等奖三等奖也都有小礼,奖品早就寄出了。

    谢天谢地,抽奖箱里的奖券被清理掉。

    她把奖券都倒到餐桌上,一大堆,除了第一天生意比较淡,后两天不管是体验课是成品销售,生意都不错,骆静语拿家里的库存饰品去补过货。占喜数了一下,一共有六十多张奖券,每张上都有手机号码。

    在她眼里,这些奖券现在就是无价之宝啊!

    虽然情很紧急,但这天实在太晚了,都快11点了,占喜觉得这时候给客人们发短信打电很不合适,怕适得其反,决定第二天早上再弄。

    她把奖券一张张捋平叠起来,过多久,骆静语把两个菜都热好了,额外煮了些饺子,端出来占喜一起吃。

    “你应该煮米饭。”占喜一点不客气地捞起一只大蟹脚,美滋滋地啃着,“咖喱要配米饭才好吃。”

    骆静语指指墙上的挂钟,心想谁家这么晚了煮米饭?他打手语道:【你想吃咖喱,我做给你吃,鸡,牛,蟹,都可以。】

    占喜瞪他一眼:“哦!你自己去吃饭店饭,我就只能吃家里做的,是吗?”

    她就是胡搅蛮缠,但骆静语是觉得自己理亏,不敢反驳,赶紧补救:【你想吃,我带你去吃,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着他急委屈的样子,占喜“噗”一笑出来,啃着蟹脚说:“你开玩笑的,我才么小气呢,不过你这人也真逗,怎么想的呀?一个人出去吃香的喝辣的,这是你的解压方式吗?”

    骆静语:“……”

    他想把这儿翻篇,这样的解压方式他也是第一回尝试,出去的时候心情差得要死,是从找到姻缘牌开始才一点点地好起来。

    “吃吧,别愣着啦。”占喜夹了一大块螃蟹到骆静语碗里,对着他甜甜地笑,“小鱼,明天早上我就给些客人发短信,只要能顺利找到个女生,我们就能翻盘了。”

    骆静语着她,渐渐的也笑起来,点点头,拿起筷子吃了个饺子,也啃起螃蟹来。

    咖喱蟹真的很香,他一边吃一边想,要是有一碗米饭就更好了。

    ——

    第二天早上8点半,占喜骆静语已经并肩坐在工作台前。

    占喜把短信都编辑好了,手机号码也整理好了,有个别奖券的信息填的是疑似qq号或微信号,占喜暂且放到一边。

    她想的是先发短信,等电,等待时再加上些微信qq去问,到中午要是结果,就一个个打电问,反正一共就六十多个人,她就不信找不到了。

    骆静语忐忑地问:【她填了吗?】

    占喜思索片刻,回答:“应该填了,当时你不在,展位上别的客人,她买了东西我肯定会让她填。我印象里买了东西的客人都愿意填,中奖率不低啊,六十多个里中八个呢。”

    时间到了9点整,占喜开工了,手机号码已经被她录到了通讯录里,勾选以后,一键群发。

    骆静语紧张兮兮地着她『操』作,发送完后,两个人安静地坐着,眼睛一直盯着占喜的手机。

    半个小时,有电,也有短信。

    占喜并不气馁,开始加些qq号微信号去沟通,骆静语始终乖乖地陪在她身边。

    时间到了11点半,占喜有点焦躁了,骆静语也心情去做饭,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开始打电。

    占喜用骆静语的手机去打,刚打过三个电,她的手机铃突然响起,占喜拿起来一,来电显示人是:【造节26】

    心脏怦怦怦地狂跳,她接起电,对传来一个年轻的女:“喂,是禧鱼烫花吗?”

    占喜的音都在发抖:“是的,我是禧鱼烫花骆老师的助理小占。”

    对方说:“你好,我到你发的短信了,你说的支莲花簪子,应该就是我买的,我早上上课呢,所以现在才给你打电。”

    占喜都快要哭了:“关系关系,请问你现在在哪里啊?我能把簪子先借回来吗?双倍的价格买回来也行,情短信里都说啦,希望你能理解,帮帮骆老师可以吗?谢谢你了。”

    女生说:“可以是可以,可是我不在钱塘耶,我在甬城上大学,刚开学,之前是放暑假去造节玩的。簪子在我寝室,你怎么办啊?”

    “我来找你,我现在就来找你。”占喜毫不犹豫,“高铁就一个小时,可以吗?”

    “可以的,这是我的手机号,我姓赵,我短信把学校地址发给你,你到了给我打电就行。”女生的态度很温,“我刚才上微博了,基本道了是怎么回,人的图簪子我也过了,就骆老师做的一模一样嘛,可是骆老师比她早呀,放心吧,我能给你们证明的。”

    “谢谢你!下午见,我现在就出发。”占喜挂掉电,转身抱紧骆静语,“啊啊啊”地大叫,两条腿激动地『乱』颠。

    骆静语道应该是找到了,心里不是什么滋味,就见占喜蹦了起来,说:“小鱼,走吧!我一起去甬城,拿证据!”

    他们很快就出了门,轻装上阵,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高铁站,买到下午1点50分的高铁票,3点多时已经坐上了去小赵学校的出租车,3点40分,占喜骆静语在学校里见到了小赵。

    小赵是个热心肠、明理的大三女生,手里拿着支莲花发簪在等他们。占喜接过发簪骆静语一起,鱼戏莲花——是骆静语初稿上几乎一模一样的簪子,连簪身用的五金件都一个样,骆静语设计时就是照着家里的库存金属簪身绘制的。

    这时,小赵给了占喜一个意外之喜:“个……其实买的天,我有发朋友圈,你要吗?”

    占喜:“!”

    踩着甬城某公证处下班的点儿,三个人冲到了公证员前。

    公证员清要求后,开始帮小赵办理业务。

    经确认,小赵的微信为其手机号码注册,手机号在其名下使用,公证员让小赵『操』作微信app,并用录像方式对她『操』作微信的过程办理了证据保全公证,当场出具公证书,证明小赵的朋友圈日期内容真实有效。

    占喜电咨询过律师,当场也提交了自己的证据保全公证请求。“禧鱼烫花艺术”微博号登记在她手机下,手机号她本人使用,她当着公证员的『操』作微博,将【rrmft0429】【小鱼鱼手作烫花】这段时间发布的微博消息全部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

    拿到公证书的一刻,占喜流泪了,是喜极而泣。

    真是好多磨啊!她忍不住就骆静语拥抱在一起,距离婳裳给的最后期限只剩一天,【rrmft0429】在微博上蹦跶,而她骆静语终于拿到了证据,是公证处给出的铁证!

    “回家吧。”占喜对骆静语说,“今晚我不睡觉了,要大干一场!这下子非叫他们心服服不可!”

    他俩在公证处门小赵道别,占喜把六百块转给她,并承诺情结束后送小赵一支簪子,她想要什么花都行。

    “能帮上你的忙就好啦。”小赵笑着说,“买簪子天我都见到骆老师,今天终于见到了,骆老师好帅啊!”

    骆静语脸上的肿胀已经消了,算是恢复了本来英俊的相貌,剩下的一点点淤青破皮后的结痂让他平添一股男人味,懂小赵的唇语后,他有些不好意思,耳朵红了起来。

    占喜挽住他的胳膊,骄傲地说:“骆老师不仅帅,很有才呢!就是比较容易害羞,你夸他他会脸红哦。”

    小赵咯咯咯地笑,说:“我想不通啊,他们怎么这么坏?这样子欺负骆老师,这已经不是抄袭的儿了,这是陷害啊!”

    占喜叹了气,指了指公证处大厅里的一句宣传标语:“崇法,尚信,守正,求真。两个人这八个字边都不沾,所以老天都不会帮他们。”

    晚上,占喜骆静语坐高铁回钱塘。

    在高铁上,占喜把拿到证据的消息告诉给占杰罗欣然,他们都是欣慰开心。她告诉给苏苏,保险起见说具体是什么证据,也把公证书拍照给苏苏,只说让她到时候微博就行。

    骆静语翻着份公证书,这是他头一次到公证书长什么样,到颗大红章,心里好激动,觉得就像是『政府』在给他撑腰。他是无辜的,他有抄袭!这么几张薄薄的纸就能证明他的清白。

    骆静语告诉占喜,当时为什么会想要做这支莲花簪子。

    方旭拍去初稿后迟迟给反馈,骆静语占喜忙着造节的,也空去管。造节的第二天,上午的体验课结束后,骆静语中午闲着,就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半成品继续制作,就是这支莲花锦鲤发簪。

    他想得很简单,就想打个样,实做出来好不好,客户的反馈意见回来后,他可以把实图给对方,沟通就会更顺畅些。

    这支簪子是样品,不能卖,他想要送给欢欢,让她第三天换着佩戴,她套藕粉『色』汉服裙是很搭的。

    哪儿能想到呢?几分钟工夫就被欢欢给卖掉了。

    占喜也骆静语说了自己的分析,【rrmft0429】为什么直到7月21日才发微博晒饰品。

    “我觉得这个人百分之八十就是管如婕了,正因为是管如婕,所以她几天也很忙啊。”占喜悠悠说道,“15号16号要布展,17号到19号要参展,她就算是11号拿到的图,留给她重画稿子、做花的时间其实也只有12、13、1420号这四五天。”

    占喜掰起了手指头,“她要按照你的图去买配件,要试验,不可能一做就能做得像的,反正我对她的业务能力保持怀疑。哦,有条鱼!她应该是不会做,最后也不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做得么丑!你想啊,明明道会很丑,为什么非要做一条鱼啊?这不就是贴着你的图在做嘛。所以,她21号发微博就是因为她21号才做完,要能早做完,她肯定早就发了。”

    骆静语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拿出手机打字给她:【滴胶。】

    “这什么?”占喜过,明白。

    骆静语用手语比了比“小鱼”,再指指手机上个词。

    占喜恍然大悟:“哦!你说她的鱼是用滴胶做的?”

    骆静语点点头,他一眼就出来了,鱼真的是很丑,管如婕很可能是现学的。

    聊完天,两人安静下来,占喜累了,靠在骆静语肩膀上休息。

    这一天来回甬城,是骆静语占喜第二次一起坐高铁,上一次从钱塘去上海的情境有一点像,不过反了一下。

    时候,占喜遭到了转岗失败的打击,一路上都很消沉,窝在骆静语的怀里,被他安慰被他呵护。而现在,是骆静语遭到了“抄袭”攻击,占喜一直陪在他身边,紧紧地牵着他的手,鼓励他帮助他,一遍遍地叫他不要轻易放弃。

    骆静语一次高铁的车窗玻璃,外是浓重的夜『色』,玻璃像镜子,映出两个依偎着的人影。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如果有欢欢,他独自一人碰到这样的,可能都不道该怎么办。

    这些儿正是他的最弱项,他承认。如果有欢欢,他可能根本就逃不脱方旭的擎肘,哪怕真散伙单干了,他也会被方旭恶整,要么单干失败,要么回头求,最坏就是被整得在烫花界待不下去。

    占喜发现骆静语一直在她,问:“你在想什么?”

    骆静语抿着唇笑起来,打手语说:【你真好,谢谢你。】

    到他弯了几下的大拇指,占喜捏捏他的脸颊,也笑:“傻瓜。”

    晚上回到青雀佳苑1504,已是9点多,占喜急着去洗澡,直接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开工,把公证书扫描后,整理出一堆截图,开始静心文章。

    骆静语帮她泡了一杯咖啡,坐到她身边,她的双手在键盘上敲得飞快。

    11点多,占喜把文章了好几遍,发给罗欣然律师,让他们有有要修改的,他们都说问题后,占喜把微博发了出去。

    有了明确的证据,整件清晰完整地呈现在大众眼前。

    前情提要:20xx年7月24日前,骆老师方某合作经营“小鱼鱼手作烫花”(以下简称小鱼鱼)工作室,时长四年,方某负责客户维护、网店运营、包装发货及售后,骆老师负责所有烫花作品的设计制作,以及照片视频的拍摄。

    6月下旬,骆老师计划报名参加钱塘造节,方某不愿以工作室名义报名,但不干涉骆老师意愿,骆老师便以个人形式报名,一个人承担了全部费用。

    6月30日,骆老师接到造节主办方通,报名通过,同时被要求提交用以宣传的微信公众号,而“小鱼鱼”并有注册公号。

    7月2日,为配合造节官方宣传,骆老师委托占某注册“禧鱼烫花艺术”(以下简称禧鱼)微信公号,同时注册微博q站账号,未注册淘宝店铺。

    7月3日,婳裳汉服工作室(以下简称婳裳)委托“小鱼鱼”方某进行秋季“盛唐风华”主题中两套女装的联名款烫花饰品设计制作。方某接单后用微信告骆老师,并给出设计要求,骆老师主动承诺7月13日前可以提交设计稿。(图1,图2)

    7月4日—7月9日,骆老师陆陆续续用手绘形式画出“鱼戏莲花”六张设计初稿,包括两支发簪、两朵手花两款发冠。(图3,图4)

    7月11日,方某到骆老师家中,以要给婳裳设计稿、反馈意见为,拍去六张设计稿的照片。骆老师方某此时在合作中,出于对方某的信任,并未起疑,也未将设计稿电子版留底。

    7月15日,依【rrmft0429】所言,其于当天出门采风,到湖中莲花锦鲤,产生灵感,回家开始画设计稿,想做烫花手工,图片为其7月21日发博陈述截图。(图5)

    7月15日—7月18日,【rrmft0429】称的画设计稿时间,在8月26日发的微博中(图6),称设计稿未给任人过。

    7月17日—7月19日,骆老师占某参加钱塘造节。

    7月18日,骆老师在造节现场,按照“鱼戏莲花”设计初稿,制作出一支“鱼戏莲花”发簪,被占某以600元的价格卖给赵某,赵某当天下午发朋友圈晒图,有发簪多角度照片,该朋友圈已公证处公证。(图7,图8)

    7月19日,造节结束,方某当晚微信询问骆老师时设计20xx年十月汉服节定制饰品,骆老师回答7月23日可发样品。此时,方某完全有流『露』出要骆老师终止合作的意思。(图9)

    7月21日,【rrmft0429】发微博,晒出自己做的四款烫花饰品照片采风照片。(图10,图11)

    请重点图11,这支发簪就是模仿7月18日骆老师做的发簪,两支发簪都两人各自的设计稿一致,可是,骆老师最终给婳裳的定稿作品不一致,下会讲到原因。

    7月23日,骆老师将汉服节样品照片用微信发给方某,方某发到各汉服群中,并得到客户部分反馈意见,发回给骆老师。(图12)

    7月24日,方某到骆老师家中,以不签字就不开仓为,威胁骆老师签下双方终止合作经营“小鱼鱼”的清算书,并以霸王条款拿走骆老师四年来的所有设计版权,以及骆老师为汉服节设计制作的定制款版权样品实。

    7月27日,骆老师占某决定合作经营“禧鱼”,并且注册起淘宝店铺,骆老师开始重设计汉服节定制款,把之前给方某的花型全部推翻。(图13)

    7月31日,婳裳联系骆老师,继续洽谈“盛唐风华”主题联名款饰品设计制作宜。当天,骆老师把设计款初稿小修后,占某发给婳裳。(图14,图15)

    重点请图15的发簪,因为骆老师在7月18日卖掉了一支“鱼戏莲花”发簪,他的版权意识很强,所以把这支发簪推翻重画,最后成了图15的样子。这支发簪的稿子其他五张小修稿放在一起,去与六张初稿相比,会很明显出,这支簪子风格是不一样的。

    8月6日,禧鱼为汉服节设计的定制款开仓,接受预定。

    8月10日,骆老师婳裳签订完“鱼戏莲花”联名款饰品设计、制作合同。(图16,合同打码)

    8月12日,“鱼戏莲花”饰品定稿,骆老师开工制作。

    8月19日,婳裳在广州收到骆老师寄去的六件样品。

    8月25日,婳裳在广州举行“盛唐风华”品发布会,展示了“鱼戏莲花”款汉服及饰品,当晚更微博,将“鱼戏莲花”两款服装及饰品以两条微博的形式分别展示,并艾禧鱼,说明是联名款。

    8月26日,凌晨,【rrmft0429】发微博,说自己被抄袭,晒出其7月21日发的微博截图,以及其做的所谓“鱼戏莲花”饰品照片,婳裳发布的饰品照片。(图17)

    当天禧鱼的占某【rrmft0429】私聊,明骆老师有抄袭,7月9日就已画完初稿,【rrmft0429】问禧鱼要证明,禧鱼暂时提交不出。【rrmft0429】随即发微博,晒自己的设计稿,说是7月18日画完,未给任人过。(图18,图6)

    8月27日,【rrmft0429】发长微博,叙述所谓的情经过,艾了烫花界汉服圈众多名微博号,将此发酵。

    当晚,禧鱼发布澄清微博,内容与上述陈述有部分重复,未说明骆老师方某之间的矛盾,未拿到图7、图8公证处证据,现正式补充。

    禧鱼发布微博后,方某用“小鱼鱼”微博号反驳了禧鱼的澄清明,称未拍过骆老师初稿照片。

    8月28日—9月2日,【rrmft0429】方某每日发微博炒作此,持续攻击骆老师“抄袭”,要禧鱼婳裳给出解释。方某趁机推出他的合伙人【如如小姐婕】,“小鱼鱼”的网店销量因此增长许多。

    而“禧鱼”网店则因此临大量退款申请,同时临婳裳的法律纠纷,骆老师的烫花业一度跌到谷底。

    9月2日,骆老师占某联系到赵某,拿到关键『性』证据,可证明骆老师7月18日就依照初稿做出了“鱼戏莲花”实簪子,时间公证处公证。(图7,图8)

    已至此,“禧鱼”正式【rrmft0429】、方某【如如小姐婕】提出四个疑问,请三位认真回答:

    1、提问【rrmft0429】:你的四张设计稿骆老师的设计初稿不管是花型、鱼型、绘制角度、颜『色』、簪身细节都极为相似,其中一方必定为抄袭。你说自己是7月18日将设计稿绘制完,从未给任人过,如解释骆老师7月18日就已经按照其中一张初稿制作出发簪成品?

    2、提问方某:骆老师初稿外泄唯一的渠道就是7月11日你上门拍摄照片,现在实清晰明朗,骆老师的初稿就是诞生在【rrmft0429】的设计稿之前,你为信雌黄,拒不承认?

    3、提问方某【如如小姐婕】:【rrmft0429】是个小号,明明是此人抄袭了骆老师的稿子,颠倒黑白、倒打一耙说骆老师抄袭,此人背后有谁在指使?这番『操』作用意在?二位觉得哪一方是整件的最终受益者?

    4、提问【如如小姐婕】:你在整件里扮演怎样的角『色』?在方某合作前,道方某骆老师之间的矛盾纠纷吗?道方某【rrmft0429】之间的龌蹉行径吗?把骆老师为汉服节设计的定制款归为自己的设计,“小鱼鱼”的客户道吗?

    以上,禧鱼婳裳等待三位的回答。

    另:禧鱼已将【rrmft0429】【小鱼鱼】微博号发布的微博进行证据保全公证,两位删博也用。禧鱼将婳裳一起,针对【rrmft0429】的抄袭、污蔑、谣言传播等恶劣行为进行法律追责,此关乎骆老师的名誉,绝不姑息,绝不私了。

    在长文的最后,占喜说到了骆静语。

    【禧鱼烫花艺术】:骆老师师从烫花大师徐卿言老师,学习烫花技艺近十年,对烫花艺术保持着数年如一日的热爱持久的钻研精神。他从不抄袭,对每一件作品都倾注了心血,坚持质量第一,力求用烫花饰品做载体,发扬中国传统文化,让大众能到手作造花的美。

    骆老师作为设计师,很有原则,说好7月13日前交稿,必定会交。他为客户设计的商业作品,哪怕只是在无意中卖掉了一支发簪,都会将这款设计推翻重来,就是担心会在后续引起版权方的纠纷。

    这样严以律己的骆老师,在“小鱼鱼”经受了客户四年的考验,设计制作的作品受到了无数人的喜爱,怎么会在单干后去抄袭一个微博上无名小号发表的烫花作品?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找到了可以证明骆老师清白的铁证。后续宜,禧鱼将婳裳及律师一起跟进,到时会在微博大家汇报具体情况。

    手作行业是一个很小众的行业,许多传统技艺渐渐在消亡。在如今快节奏的生活中,靠的是一群手作老师们对自身所学技艺的热爱坚持,才能让其在无数工业产品、快销产品中保有一席之地,让更多民众能体会到手作的魅力。

    而烫花,是小众中的小众。骆老师身为手作行业中的一份子,誓与其他有原则、有追求、守法诚信的手作人团结在一起,扞卫自身权利,强烈谴责此次件中出现的故意抄袭、恶意陷害等违法行为!

    这样的人,必须留待法律的严惩。

    感谢这一周来大家对此的关注,感谢始终支持禧鱼、支持骆老师的朋友们,我们坚信,邪不能胜正。

    ——

    占喜发出这条长微博后,效仿【rrmft0429】方旭,艾了一大堆微博号,烫花界的,汉服圈的,其他手作行业的大佬……能艾的都艾上了。

    发完以后,她丢开手机,抱着骆静语狠狠地亲了一通,接着两人煮了点东西吃,洗了个澡,直接上床睡觉。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房间,占喜眯了眯眼睛,从梦中醒过来。

    她睡在骆静语的怀里,背脊贴着他的胸膛,翻过身,发现他正眨巴着眼睛她,也不道是什么时候醒的,或者……睡睡着过也不得而。

    “早上好。”占喜凑过去亲一下他的脸颊,伸了个懒腰后,她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问,“小鱼,准备好了吗?我要咯。”

    骆静语点点头,着有点紧张。

    占喜的心情倒很平静,当着骆静语的打开微博,果然,铺天盖地的消息。

    她骆静语头碰着头一条条,着着,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占喜道,这一场仗,她小鱼打赢了。

    手机阅读地址:m.xiaoxs.com(小小说)看书更便捷,书架功能更好用哦.
为了持续发展,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cn,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微博,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在此谢谢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