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紧闭着双眼的陆子陵,突然面色一颤,露出挣扎之色,神情痛苦。

    “难道又失败了?”鬼谷子一惊,整个人腾地而起,心中焦虑。

    可正在此时,山洞忽然一震,好似地动山摇,从山洞外传来大喝之声。

    “鬼谷子看你还往哪里逃,杀了周家百口人,还不给我滚出来受死!”声音雄浑浩荡,震得人耳膜都生疼。

    “难道今天大水冲了龙王庙,不断的有闲杂人等来骚扰我。”鬼谷子面色一沉,怒意丛生,“居然追到这里来了,如此也好,正好你爷爷我现在心情不好,就拿你们来祭练我的血刃长矛。”

    鬼谷子看了一眼丹炉中的陆子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已是对这炉冲灵液不报希望,随即手持血刃长矛一举冲了出去。

    山洞外面并排站着九人,散发着肃杀之意,气势凌人。其中为首一人手持大刀,中年模样,菱角分明,眼神凌厉,他正是长流县县长柳千河。

    “柳大人,没想到你来的倒是挺快。”鬼谷子一跃而出,猛地落地,整个地面都一震,周身树叶以其为中心向四周炸开,蜕凡第六层的实力显露无疑。

    柳千河双眼微眯,眼眸闪烁着精芒,一股杀意迸发而出,徒然大喝道:“一起上,给我杀了这恶徒。”

    话音一落,其身边的众人迅速的发起进攻,各施手段。

    柳千河有着蜕凡第八层的实力,在整个长流县也是傲视一方的人物,与他随行的人实力也到了蜕凡第二层、第三层的境界,这已经是一股不可小虚的力量,足以镇压一地。

    面对如此实力,鬼谷子却浑然不惧,一副胸有成竹,胜券在握的样子。他且战且退,并未直接与柳千河接触,好似在等待机会。

    “不要留余地,尽全力击杀此贼,时间一长,小心中了他的诡计。”柳千河似看出了端倪,连忙提醒道,同时自身飞踏而出,发起攻击。

    一时间,双方迅猛的交战起来,个个生猛如虎,举手投足都带着无匹的力量,兵戈之声刺耳。

    外面的交战之声早就传入陆子陵的耳中,可是他现在根本没工夫关注,他现在是争分夺秒的在利用资源。

    之前鬼谷子看到陆子陵面色难看,以为是冲灵液炼制失败,要中毒的迹象,实则是因为陆子陵服下的软筋草、疏经果起作用了,两者产生的药力开始改善他的经脉。

    不过此药效虽好,但是却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会产生剧烈的疼痛,根本没人承受的了,几乎不会有人敢直接服下,大多都是辅以其他药草,入药炼丹,从而减缓疼痛。

    陆子陵此刻强咬着牙,疼痛已令他整个人面容扭曲,这种疼痛可以痛到摧毁人的意志。他的经脉好似被撕裂一样,犹如五马分尸,不,可以说是万马分尸,这种被撕裂的感觉不仅是疼在四肢百骸,更是痛入骨髓,痛至五脏六腑。

    同时,还有一股霸道狂躁的力量在他的经脉中横冲直撞,身体经脉好似随时都要暴碎,这完全就是一种野蛮的通经疏脉的方式。

    就是重活一世的陆子陵,都隐隐感觉到不支。前世的陆子陵经历无数,意志要比一般人坚毅的多,在此刻仍然起不到任何作用。

    即便是他早有预料,提前吞吃了灵芝和人参等补药,想增强气力,可也不过如此,虽有那么一丝暖流淌过身体,但很快便消失无踪,不过杯水车薪而已。

    只能说陆子陵还是小看了软筋草和疏经果产生的这股剧痛。

    陆子陵整个人痛到都已麻痹,大脑昏沉,浑身失去力气,死亡近在迟尺,在他最深处的意识当中,好似有个声音要他睡吧,睡下了就什么疼痛都没有了。

    剧烈的疼痛已令他身体崩溃,意识也到了最后一道防卫之墙。

    在陆子陵意识深处,他点头嗯声,“是的,睡着了,就不会有疼痛。”

    在他准备就此睡下的时候,他脑海深处突然一震,一道光团亮起,好似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将快要步入黑暗中的陆子陵拉了回来,同时一股温和的气息瞬间爆发出来,将他全身包裹住,稳住了快要爆裂的经脉。

    处于水深火热的陆子陵顿时感到一阵舒爽,一时间竟然睡了过去。不过这种睡,不是一睡不起,而是身体的一种自我调节。

    虽然他沉睡了,但是身体的改造并没有停止,仍在继续进行着,有了这股气息,陆子陵身体的负担就轻了许多,一切都开始向着好的方向前进着。

    可也就是这个时候,当温和的气息从陆子陵身上爆发出来时,一直昏迷在笼子中的少女忽然转醒,她双眼朦胧,呆呆的看着这股气息的来源。

    此时的笼子完全敞开着,在鬼谷子将陆子陵抓出后,就没关上。少女顺着笼子出口整个人情不自禁的走向丹炉,她在丹炉边驻脚三息之后,直接爬了进去。

    她看着沉睡的陆子陵,心中充满疑惑,可是陆子陵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令她非常喜欢,懵懂中,她将陆子陵抱在了怀中,贪婪的享受着陆子陵身上散发出的这股气息,同时,她的身体也在无形之中发生变化。

    如果让鬼谷子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心神震骇,少女本是将死之人,可是现在却清醒了过来,哪还像一个中毒要死之人。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丹炉中的药液还在沸腾着,两道身影在丹炉中是如此的平静,但是他们都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在山洞外面,鬼谷子、柳千河双方打的难分难解,个个下手狠辣,招招致命。鬼谷子更是趁机抓住机会击杀了两人,两人死状凄惨,鲜血四溅,洒落一地。

    “不过如此,柳千河,凭你们这些人恐怕灭不了我。”鬼谷子神色轻蔑,身体快速跳跃而起,手中血刃长矛就势刺杀出去,再次击毙一人。

    “鬼谷子,你真是卑鄙至极,你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下的毒?”柳千河大怒道,他知道鬼谷子阴狠、狡诈,善于用毒,所以一直防备着此人,却还是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了此人的毒。

    一个炼丹师既能炼制灵丹妙药救人,但也能炼制毒物杀人,更何况杀人可比救人容易的多,炼制毒药可以说是轻轻松松的事情,所以也善于用毒。

    “生死之斗,哪来卑鄙可说,只要能生,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行。”鬼谷子冷笑,不以为然,“也不怕告诉你,从我杀你们的第一个人后,我的毒药便开始发作了,哼哼,今天你们都给我死吧!”

    “鬼谷子你不要太小看了我们,既然我们敢来追杀你,岂会没有准备,绝不会像上次一样让你逃掉。”柳千河大喝道。

    在生死的边缘,两方各施手段,每一击都是抱着必杀之心,已是进入到生死高潮。

    一转眼,半个时辰过去,山洞内丹炉中的液体已停止了沸腾,原本浓稠的冲灵液变成了一炉清水,失去了所有的药效,两具湿漉漉的身体拥抱在一起。

    沉睡中的陆子陵突然悠悠转醒,并且本能的发出一道舒爽的呻吟之声,这是来自身体的极度舒适感。

    可他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却发现自己好像抱着一团柔软之物,疑惑中的陆子陵连忙睁开眼。

    “我的妈呀,鬼啊!”陆子陵吓得一跳,连忙分开,在惊惧中打量着对面之人。此时的少女披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凌乱的长发遮着脸,再配上一身乱糟糟的衣容,和鬼确实没什么区别。

    少女被这叫声也给惊醒了过来,一双手将遮住了脸的头发一把挽起,露出了她那精致而绝美的面容,白皙的脸庞,五官仿佛精雕细琢而出,看不出任何瑕疵,在配上她那一副瓜子型的脸,简直是美到极致,什么叫倾国倾城,恐怕也不过如此了。

    陆子陵前世也看到过不少绝世美女,可也从来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虽然此女和他年纪差不多大小,但是已经展露出了惊为天人的容颜和身姿,陆子陵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少女似乎不明所以,手指轻轻的挠了挠头,疑惑的从丹炉中站了起来。

    然而陆子陵整个人又是一惊,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气,却将少女站起时带动的水浪直接吸进了嘴里,被呛的一阵咳嗽,反应过来的他猛地喷出一大口水,竟连鼻血都喷了出来。

    即使是陆子陵这个前世经历过无数风雨的人都经不住面前女子的诱惑,此女顶多只有着十七岁,可是身材却是火辣异常,她身材修长,凹凸有致,身段简直就是黄金比例,将她身材的美展现到了极致。

    更何况现在的她浑身湿淋淋的,那傲人的身段若隐若现,充满无尽诱惑。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她开口了,声音是如此的悦耳动听,好似黄莺在耳边轻唱。

    “没,没有……”惊醒过来的陆子陵连忙摇头,可是他心中疑惑,丹炉中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少女,他之前可是在改造经脉,却被这样一个陌生人闯进来,那是多么危险的事,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想想都觉得可怕,好在此女并无歹意。

    他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有几分熟悉,细看之下,心中突然明白了,这不是之前笼子里关着的唯一一名女子吗,之前女子披头散发,脸上满是泥灰,看不清真容,可以说完完全全的遮盖了她的绝美容颜,并且她当时中了毒,已是奄奄一息,可是现在怎么会活了过来,而且又出现在丹炉之中?

    “不对!”陆子陵细看之下,又发现了不同,此女现在竟然有了修为,而且还是锻体境第三层的地步,“这怎么可能,一个普通人怎么会在短短时间内就有了修为,难道是因为这冲灵液,她借此修炼所得?”

    陆子陵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当他查看自身时,心中彻底的震骇了,“这……!我竟然成了天地圣体!”
为了持续发展,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cn,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微博,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在此谢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