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陆子陵找到囡囡,将刚刚炼制好的极品蜕凡丹以及极品破毒丹、复元丹都给了些囡囡,并吩咐她不要出门,好好在家注意安全,接着便让老许带路前往东山去了。

    虽然陆重光实力有了很大提升,但是陆子陵担心那两家暗中使什么诡计,特别是他此次遭遇刺杀后,还是决定前去一探究竟,否则他不放心。

    东山,喊杀震天,双方的势力杀的难分难解,地上布满鲜血和残肢,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两边的交战情况,谭木桥眉头微皱,陆家不过近三十人,尽然能撑到现在,不由大为恼火,他脚步一蹬,整个人飞身而起,强横的攻击直接将陆家维持的阵型给粉碎。

    在强者面前,这些阵型都显得微不足道。

    “不好。”陆重远面色大变,阵型一破,恐难以再支撑住。

    “杀!”陆重远怒吼,手持兵器立刻攻杀而去。

    “陆重远,今天就拿你开刀。”谭木桥杀意闪现。

    在谭木桥冲击之下,陆重远根本抵挡不住,手中兵器被轰飞,虎口炸裂,脏腑受损,喷出大口鲜血,本就中毒的他,现在伤上加伤,面色更加惨白。

    “你们陆家之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去死吧。”谭木桥神色一冷,说完便准备杀去。

    “谭木桥敢杀我弟,给我受死吧。”一道突兀的声音瞬间传来,紧接着一柄长矛破空而来,直指谭木桥后心。

    谭木桥面色一变,只得放弃击杀陆重远,快速避开,长矛速度之快,恐怕慢一步,他便会受到重创。

    陆重光纵身一跃,直接落在陆重远跟前,看着受伤的弟弟,不由面露忏愧之色。

    “你没事就好。”陆重光充满歉意,他看着还剩不到二十人的陆家队伍内心苦涩,随即他气势一震,大喝道:“我陆重光欠大家的,剩下的都交给我了。”

    “大哥你的毒?”陆重远疑惑道。

    “放心,我的毒都已经解了,而且实力有很大的提升,你带着他们都退在一旁。”陆重光回道。

    “陆重光你找死!”谭木桥怒喝道。

    “现在找死的是你。”陆重光面色一寒,直接发起攻击。

    “好快!”谭木桥一惊,连忙抵挡,可是陆重光的速度和力量都极为惊人,竟令他连连后退,眼看就要招架不住。

    此时,一直静观变化的李谨言见势不对,立刻冲过来发起攻击,与谭木桥一起联手。

    可如今陆重光的实力今非昔比,蜕凡境第八层的实力和蜕凡境第六层有着质的蜕变,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卡在蜕凡第六层不得寸进的原因,只要跨过这道坎,实力便会呈现质的提升。

    很快,谭木桥、李谨言二人的联手,仍然被陆重光给击碎,二人惊恐,不敢置信。

    “陆重光你不是中毒了吗,怎么实力还提升了?”谭木桥神色阴沉,质问道。

    “哼,毒我早就解了。”陆重光冷哼道。

    “大哥的实力好强,这次我陆家算是有救了。”陆重远整个人算是如重释负,神色振奋。

    他身后的陆家子弟,同样振奋,他们的家主果然不会放弃他们,有家主在,陆家便不会被灭亡。

    “怎么可能!”谭木桥仍然不愿相信,因为此毒剧毒无比,就是整个古灵县都没有解药,再说了,解药也只有他们谭家才有。

    “谭兄,当务之急,我们要计算如何杀他,此人实力提升巨大,我估计他已经到了蜕凡境第八层的地步。”李谨言冷静的分析道。

    “没想到一个将死之人都能起死回生,难道是因为陆子陵带回了什么灵丹妙药。”谭木桥神色阴冷。

    “哼,事到如今说再多都是废话,今日你们两家谁也别想走了。”陆重光冷哼道,再次发起攻击。

    “一起上。”谭木桥低喝一声,与李谨言一起动手。

    两人呈夹攻之势,可是在陆重光绝对的实力面前,根本不堪一击,直接土崩瓦解,那二人纷纷受伤。

    “所有人给我一起上,杀了陆重光。”谭木桥面色难堪,立即大喝道。

    李谨言也下令李家之人迅速发起攻击。

    顿时,两家将近一百人的队伍齐齐杀向陆重光。

    这些人中除了两大家主外,各家都还有一位蜕凡境第一层实力之人,至于锻体境的修士只占了四成,其余便都是一些不具有修炼资质的,他们顶多是气力比普通人强了点。修炼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可望不可即的,就是有了资质,也不一定有修炼资源,想变强很难。

    普通人并非像陆子陵这样,能有顶级功法,又能有如此多的丹药维持修炼,这都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

    陆重光冲杀在这些人当中,首先遭殃的便是那两个拥有蜕凡境第一层实力之人,虽然两家家主从中干扰,但还是被陆重光给轰杀了,其他人也是死伤惨重。

    陆重光犹如一个人形杀戮机器,无人可挡,眼看谭、李两家的人逐渐减少。

    谭、李二人心都慌了,照这样下去,他们两家的人岂不是要全军覆没。

    “谭木桥、李谨言你们二人狼子野心,给我纳命来。”陆重光大喝道。

    “陆重光你少得意,你要是呆在家里,说不定还能见到你儿子最后一面,只可惜你出来了。”谭木桥目光阴冷,嘴角露出一缕残忍的冷笑,“我已经安排谭兆山去陆府杀你儿子了,啧啧,是不是很惋惜?”

    “什么!”陆重光大怒,那谭兆山可是有着蜕凡境第二层的实力,子陵如何能抵挡得住,“无耻,阴险小人,你竟敢偷袭我儿子,谭木桥没想到你如此不要脸。”

    “是又如何,谁叫我看你那儿子极为不顺眼。”谭木桥冷笑道。

    “子陵回来了吗?”陆重远对于大哥的儿子陆子陵是极为不喜欢的,整日花天酒地,不学无术,没有一点令人喜欢的地方。

    “陆重光,如果你现在收手,放弃矿脉,我兴许还能放你儿子一条生路。”谭木桥威胁道。

    “你……!”陆重光犹豫了,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舍弃陆子陵,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陆子陵比整个家族和矿脉更加重要。

    “大哥,千万不要受他影响,杀了谭木桥。”陆重远立刻开口道,他可不想大哥因为陆子陵这个废物来牺牲整个家族。
为了持续发展,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cn,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微博,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在此谢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