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的量天尺向着老妪身后当空砸下,老妪焦急中连忙祭出大量的骷髅头。

    轰!

    骷髅头当空爆炸,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抵抗住了量天尺的攻击。

    老妪趁机栖身至暗灵果树边,准备收取成熟的暗灵果,可正在这时一道恐怖的箭矢瞬间射来,老妪脸色大变,身子本能一侧,惊险的避开了要害,可手臂上被划破了一道口子。

    紧接着第二道箭矢、第三道箭矢接连而来。

    老妪迅速祭出一道一人来高的鬼幡,两手一挥,鬼幡卷出浓郁黑风,瞬间将两道箭矢给卷走。

    她这才看清射箭之人,目中杀意闪现,“小子,你竟敢射伤我,今天你必死无疑!”

    “看我鬼幡厉害!”

    陆子陵立刻后退,鬼幡乃极为阴毒法宝,如果被这黑风卷住,连魂魄都会被收进鬼幡之中,今生今世都无法进入轮回。

    这时,量天尺顿时从天落下,直接将黑风给打散。

    “你的对手是我。”童真人怒喝道,“子陵你去帮助二师兄夺取暗灵果,这边交给我。”

    “是。”陆子陵收起流月弓后,血刃长矛出现在手中,冲杀进腐尸之中帮助被围困的二师兄。

    “还真是难缠,没想到你们进入此地后竟然都没被我的毒所影响,看来是早有准备了。”老妪面色狰狞,“那就再试试我的千鸩毒,之前的那小子也是中的此毒,就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抗住,啧啧。”

    “千鸩毒!”童真人闻言面色一变,立刻退开。

    老妪手中鬼幡一挥,一股猩红的毒雾顿时席卷而出,直奔童真人。

    童真人深知恐怖,拉开距离的同时,手中出现一法宝,法宝如一个琉璃碗,当空盖下,直接将毒雾和老妪封在了里面。

    与此同时,陆子陵这边有二师兄的出手阻挡,他抓住机会将成熟的暗灵果全部收取到手。

    “师父,暗灵果拿到了。”

    童真人面色一喜,手一招,带着二人顿时驾驭法宝远去。

    直到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封住老妪的琉璃碗顿时破裂,化作碎片。

    “该死的问道宗,竟然抢走我的暗灵果。”老妪大怒,面色狰狞,愤怒不甘,“坏我好事,还有那两个小子我饶不了你们,定要将你们捉来祭练我的鬼幡。”

    童真人一路前行,没有丝毫停留,直到步入问道宗后,才松了口气,那老妪实在太难缠了,而且手段众多,都是阴狠毒辣的歪门邪道,稍微不慎便会着道。

    回到知首峰后,稍作休整,童真人便得知其它的药草都准备好了,暗灵果也有了,现在就差贾大师负责的箭荨草了。

    “不知道贾大师准备好了没?”

    童真人施展传讯玉简后,贾大师闻讯赶来。

    “你们去的时间可够长了。”贾大师说道。

    “那个老妪太难缠了,手段之多。”童真人苦笑道。

    “我看是你修为到退了。”贾大师却是挖苦道,“这是箭荨草,拿去吧。”

    “谢了。”童真人笑了笑。

    “子陵,现在所有的药草都准备齐全了,炼制解毒丹之事什么时候开始?”

    “马上就开始吧,我需要炼丹之地。”陆子陵接过所有的药草后,开口道。

    “好,我这里就有炼丹之地,你可以直接使用。”童真人点了点头。

    眼看陆子陵打算一个人进去炼丹,和贾大师一同到来的闫怀却是忍不住开口道,“陆子陵,这些药草可是异常珍贵,那箭荨草是师父花了大代价与人换来的,你一个新人炼制如此丹药,就不怕失败吗,我看不如交给我师父来炼制。”

    此话一出,就连童真人脸上都些许担忧之色。

    眼看自己的话语得到认可,闫怀再次开口道:“不是我说你,陆子陵这解毒丹你炼制过吗,又有多大的把握?”

    陆子陵嘴角轻笑一声,“说实话,我是第一次炼制此丹。”

    “哈哈……”闫怀立刻大笑了起来,“你们看看,我说的不错吧,他连一次都没炼制过的丹药,竟然想第一次就炼出来,是不是把生命太当儿戏了,现在可是有人等着此药救命。”

    “如果我炼出来怎么办?”陆子陵神色微冷。

    “如果你能炼出来,我认你做大哥,每次见面对你行礼。”闫怀头脑一热,话语脱口而出。

    “好,这是你说的,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陆子陵话语厚重,“如果你反悔,那便逐出宗门,你可敢。”

    闫怀面色一沉,眼睛闪烁片刻后,立刻答应了,他根本不相信陆子陵能炼制成功,倒是想看看陆子陵如何出丑,“如果你炼制失败又作何解释,是不是也要认我做大哥,违反者一样逐出宗门?”

    “可以,那就这样定了。”陆子陵当即定了下来。

    “是不是有些过了!”童真人汗颜道。

    “既然是小辈们定下的赌约,我们这些长辈只管做个见证人就好了。”贾大师却是轻笑道。

    一旁的杜欣眉头微皱,“子陵你没必要和他赌。”

    陆子陵却是神色自信,“没事。”

    随即,陆子陵便进入专门的炼丹房。

    将所有的药草全部拿了出来,他又从其中挑出十多种药草收了起来,这些都是他有意加进去的,就是为了不让贾大师知晓真正的丹方。

    随后,他才拿出自己的丹炉,准备开始炼丹。

    虽然他是第一次炼制小破毒丹,但是他前世炼制过不少,即便现在是第一次炼制也难不到他,好在他的修为进入到蜕凡境,要不然还真不一定会成功。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外面的人都在安心等着。

    直到半天过去,闫怀已经不看好陆子陵了。

    “都已经过去半天了,陆子陵还没出来,估计炼丹失败,不敢出来了。”闫怀讥讽道。

    二师兄目光狠狠的看了过去,此人一直针对陆子陵,他已经忍了好久,要不是看此人是贾大师的弟子,他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他对陆子陵有信心,既然陆子陵说能炼制,那就会成功,虽然他和陆子陵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在取暗灵果的过程中,反而对陆子陵的为人更为确信了。

    炼丹房中,陆子陵看着不断燃烧的火焰,目光凝重,神色带着憔悴,这炉丹药是他重生后炼制时间最长的一次。

    中间有几次感觉到体力不支,连忙炼化几颗元灵晶石恢复了一些元气后,便继续炼制。

    火焰持续燃烧着,直到某一刻,陆子陵双眼猛的睁大。

    “结丹。”陆子陵快速打出一道道复杂的手印。

    直到手印结束,丹炉内立刻传出一股药香。

    同时丹炉下的火焰彻底燃尽。

    “成了。”陆子陵将丹药摄出,有五颗浑圆的中品小破毒丹。

    “要是我修为更高一些,说不定就能炼制出极品小破毒丹了。”陆子陵略有些失望,不过用来救大师兄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陆子陵收起丹炉,将神火葫芦也收了起来,这次他炼丹将神火葫芦中的火焰都耗尽了,只可惜那迷雾之地有进无出,除非有柏荠妖王带路,要不然他便可以进去再取一些了。

    好在问道宗有专门炼制丹药的地火石,到时候用功劳点换取一些就够他用了。

    “这都已经过去一天了,陆子陵还没有出来,我看是真的炼丹失败,不敢出来了。”闫怀等的是彻底失去了耐心。

    其他人心中也变得忐忑起来,确实这都过去一天的时间了,虽然有些丹药炼制一天两天的也有,但是陆子陵毕竟是一个新人,花去一天的时间,一般多半是失败的象征。

    这时,陆子陵终于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出来了。

    童真人眼睛一亮,连忙问道:“子陵炼制的怎么样,成功了吗?”

    陆子陵面色憔悴,看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了闫怀身上。

    闫怀立刻讥讽道,“陆子陵你什么意思,首座问你话呢,是不是炼制失败,没脸回答了!”

    “哈哈,和我料定的一样,你不开口,我也知道你失败了,恐怕你要为你的骄傲自得买单了,只可惜你的大师兄也要因你而死,实在是可惜。”

    陆子陵摇了摇头,“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即使我相信你,那也要你能够炼制出来啊!”闫怀大笑道。

    “这是三颗小破毒丹,我炼制成功了。”陆子陵拿出一个玉瓶,里面装着三颗中品小破毒丹。

    “什么!”闫怀面色一僵,“成功了!”

    “真的成功了!”童真人顿时惊喜道。

    “小破毒丹,你说是小破毒丹!”贾大师有些震惊,“小破毒丹和破毒丹又有什么区别?”

    “小破毒丹就是破毒丹,只不过是功效减了一半而已。”陆子陵说道,“可惜,我也只有小破毒丹的丹方,要是能真正炼制出破毒丹那就是真正能解百毒了。”

    “原来如此,那也不得了了。”贾大师点了点头,“不知你师从何处?”

    “我自学而来。”陆子陵敷衍道。

    “子陵赶紧让大师兄先服下丹药。”童真人催促道。

    “对,你虽然炼制成功了,但是还不知道真正的效果怎么样?”闫怀心中自我安慰道,否则他还真得管此人叫大哥,这叫他的颜面往何处放。

    “是。”陆子陵掏出一粒小破毒丹,给大师兄服了下去。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面色痛苦的大师兄立刻缓和了下来,随后一大口黑血吐了出来。

    贾大师立刻再给其诊断了一遍,惊声道,“毒真的解了。”

    “什么!”

    有人震惊欣喜,有人心中叫苦。

    “你是不要叫我大哥了。”陆子陵转身看向闫怀。
为了持续发展,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cn,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微博,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在此谢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