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巨大的石雕异兽狰狞而恐怖,气势逼人,无形之中给人一种压迫感。

    在石术的带领下,众人小心翼翼的前行。

    陆子陵看着前方的石术,心中却是带着警惕之色,此阵为锁龙阵不假,不过石术的入阵方式并不是最好的一种,稍微踏错一步便有生命危险。

    “先且看看情况吧!”陆子陵也不多语。

    由于他炼制解毒丹解救了众多人,在众人心中的地位非凡,便让他跟着石术身后,以确保安全。

    “陆师弟你可跟紧我了。”石术声音低沉的叮嘱道。

    石术的脚步时快时慢,路线蜿蜒而曲折,众人都吸着一口气,就怕行错一步,一时间显得异常沉静。

    行至过半,一路下来暂时无恙,紧张的氛围稍微缓解了几分。

    在前面带路的石术看了看身后,最后在陆子陵身上停顿一眼很快便移开了。

    突然,他一脚快速迈出,接连走了两步。

    “嗯?”陆子陵神色一冷,看着石术毫无声色的背影,面庞闪过一抹厉色,“终于忍不住对我下手了吗。”

    刚刚的两步,石术的第一脚看似踏在了地面,实则是虚踩悬空,只是脚离地面非常近,稍微不注意便发现不了,要不是陆子陵随时保持着警惕,还真着了他的道。

    “哼,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陆子陵心中冷笑。

    石术不动声色的继续在前领路,同时又关注着陆子陵的行动:“我刚刚的虚踩悬空做的极为自然,陆子陵一定没发现,只要他迈出第一步就是他的死期。”

    可出乎石术意料是,陆子陵并未踩在第一步,而是直接落在了他落脚的第二步上。

    “这……,怎么可能!”石术内心极为诧异,“不可能啊,难道他刚刚看出了我虚踩悬空的那一步!”

    他微微转头看了陆子陵一眼,发现陆子陵正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他,如此一幕令他内心一颤,瞬间明白陆子陵是看穿了他虚踩悬空的那一步,知道要害他,糟糕,此人也起了杀心,顿时一股冷汗冒出。

    “冷静冷静……”石术强吸口气,稳住心神,“他现在还不敢杀我,即使他杀了我,也难逃一死,没有我带路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出此阵的,况且我身后的石家之人岂会放过他,再说了,我的实力比他要强,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是我多虑了。不过,即便是他要动手,肯定会避开所有人的耳目,寻找合适的机会。”

    想到这里,石术内心立刻平复下来,同样看着陆子陵咧嘴一笑,“可要跟紧咯!”

    陆子陵沉默不语,收敛表情,小心的跟着,“此人倒是不蠢,看来是吃定我了,知道我不敢堂而皇之的在众人面前动手,以为我现在杀了他,就没人能出阵法了,哼,你太天真了,不过要杀你,实在是太简单了,先且让你得意一番。”

    刚才的这一举动,后面的人根本没有发现,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跟着前面人的脚步。

    期间,有数人因为一时的松懈,行错一步,顿时被锁龙阵凝聚出的剑光射成了刺猬,锁龙阵威能之大,非等闲之人能够抗住阵法的攻击。突如其来的一幕,令人众人再次打起精神来,再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后半段路,石术又动了一次手脚,不过仍然被陆子陵发现了,又错失一次机会。这让他内心生起一丝疑惑,莫非此人也对锁龙阵有所了解,但是他对于锁龙阵的了解并非像其所说从问道宗知晓的,陆子陵又是从何处了解,很快他便将这个想法给否定了,觉得不可能。

    “过了前面,就出了锁龙阵的攻击范围了,大家赶紧跟上。”

    众人心中不由松了口气,队伍中的石浩却是露出疑惑之色,在阵法攻击范围内除掉陆子陵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为何大哥还没动手?其实他哪里知道是石术根本没能成功。

    终于,出了阵法的攻击范围,一股邪恶且令人厌恶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空气中飘散着一缕缕黑色的气体,和污染水源的黑气如出一辙,整个空间被一片黑色笼罩,显得异常压抑。

    众人才吸了一口气,便出现不同程度的咳嗽,陆子陵见状,向着空中撒了一把粉末,才有所缓解。

    陆子陵倒是不以为然,此地的气息对他好像并无影响。随即他看了石术一眼,眼神仿佛在看死人一样。

    缓过来的众人,立刻有人露出了警惕之色。

    前方是一个大型的露天广场,广场中间有着四根巨型的古朴石柱,上面刻着复杂的阵纹,四根石柱上各有一根锁链,锁链延伸到柱子中间石台上一具腐烂的尸体,腐尸被四根锁链束缚着,像是被封印。

    “这就是锁龙阵封印之物吗?”郭郡守震惊道,这里面的黑气竟然都是从腐尸中散发出来的,这到底是什么人,恐怖如斯,可以想象,要是没有被封印那对凡人将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而且以四根石柱为中心的那股黑雾更加浓郁渗人,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

    石家之主面露凝重之色,注视着被封印的腐尸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具腐尸太过恐怖,他散发的气息腐蚀一切,根本不是我们能够触碰的,虽然不知道他死去了多久,但是到现在为止,他给我的感觉仍然充满大恐怖。”

    郭郡守闻言表示赞同,“我能感觉到,如果我们靠近石柱,一定会被那黑气腐蚀。”

    “那该如何是好?”有人不甘的问道,他们冒着身死危险才进来,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这黑雾的源头,否则他们赤霞郡将继续受到影响。

    郭郡守沉默片刻后,才道:“那四根石柱必然是封印腐尸的关键,以其为中心的那些黑雾正一丝一丝的往外溢出,定然是封印出了问题,如果能够重新封印便无恙。”

    “你说的没错,可这封印的手段之高,光凭你我二人恐怕无能为力。”石家之主觉得太过棘手。

    陆子陵此刻内心极为震惊,《吞海》功法竟然自行运转吸收炼化黑色气体,才这么一会便感受到了浓郁的能量,而且越向前,黑气所蕴含的能量越浓郁,随着他深入,在其体表缭绕上了一层浓郁的黑气,显得极为诡异。

    郭郡守和石家之主颇为惊讶。

    “哼,这小子是自行找死,如此更好。”石术乐得如此。

    “刚才怎么没趁机杀了他。”这时,石浩靠近,低声询问道。

    “这小子极为警惕,我中间出手几次都被他给识破了。”

    “原来如此。”石浩这才恍然大悟,“他现在知道我们要杀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那是必然,你看前面那浓郁的黑气,进去就是九死一生,恐怕都不需要我们动手了。”

    说到这里,兄弟二人嘴角都不由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陆丹师不可靠太近,否则危险。”郭郡守立刻提醒道。

    “无妨,我没事。”陆子陵一直走到石柱跟前才停下,他感受到黑雾中蕴含的能量更浓了,这种感觉很好,他觉得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踏入蜕凡境第四层了。

    随着黑色气体的慢慢炼化,他开观察四根封印石柱,石柱太过巨大,一眼竟然看不到石柱的顶端,其中一根石柱赫然出现了一定的损坏,这应该便是导致封印破损的原因。

    被四根锁链封印的腐尸诡异而邪恶,令人不寒而栗。

    “这到底是一具什么样的尸体!”陆子陵惊骇道,其死后散发的气息都能造成如此大的影响,好在他有《吞海》功法,能够炼化这些气息为自己所用,要是一般人肯定会受到这股腐朽气息的影响,稍不慎便会腐朽修为,造成修为倒退,更甚者身体被同化腐朽,失去生机。

    至于赤霞郡被黑气污染而中毒的人,是因为外面的黑气已经被稀释了数十上百倍后才造成的。

    就在这时,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陆子陵快速后退,一道黑色劲气瞬间杀至,他快速激发符宝,接连两道剑气冲出,但被黑色劲气直接击毁。

    “不好!”陆子陵心神大变,黑色劲气威势不减,直冲他而来,他腰间的防御玉盾自行激发,形成壁罩,不到一息,咔嚓,玉盾直接暴碎。

    轰!

    失去阻挡,黑色劲气直接将陆子陵轰飞,大口鲜血喷出,十分凄惨,好在符宝和玉盾阻挡了大部分攻击力,还要不了他的命。

    “竟然没死!。”一道颇为诧异的声音响起,这道声音听着耳熟,带着沙哑。

    “是你!”陆子陵快速服下一颗疗伤丹药,抬头看去,在石柱顶端的边缘出现一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那天争夺暗灵果出现的老妪。

    “没错,正是老身,没想到你小子命还挺硬。”老妪桀桀一笑,甚是狰狞,“不过,你终究难逃一死,老身在这里等你多时了,抢了老身的暗灵果还想活命!”

    “等我多时?”陆子陵心中一惊,“莫非赤霞郡的人中毒就是因为你打破此地的封印,故意吸引我来的!”

    “哼,算你不蠢。”

    “这一切都是为了引我来此,老妖婆好算计。”陆子陵看了一眼石术和石浩,看来这二人早已和这老妖婆串通好了。
为了持续发展,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cn,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微博,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在此谢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