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宗知首峰,陆子陵回了自己的府邸,泡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顿觉一阵轻松。

    他浑身精气神十足,身体中元气浑厚,举手抬足都感觉到充满力量。

    这次出去执行任务,经历九死一生,好在最大的收获便是一举从蜕凡境第三层一直突破到蜕凡境第九层了,这种提升速度说出去只会让人羡慕嫉妒。

    他与华云龙的三年之约,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此人乃脱俗境巅峰的实力,随时都有可能踏入真人境。虽说他已经击杀了一名真人境的人物,但也只是借助了阵法之威才成功,这并不代表他会产生一种能真正对抗真人境的错觉。

    现在,他必须得争分夺妙的抓紧修炼,他前世已经在此人手中败过一次,不想重活一世又失败,否则他一生都会笼罩在华云龙的阴影下。

    收拾好情绪后,他将神火葫芦中的物品全部拿了出来,他当时一股脑的全部收了进去,还没来得及仔细查看戚邪真人手中都有些什么。

    地面堆满了大量的物品,其中还有一些储物袋,当时爆炸毁掉的只是外围的储物袋,里面的物品都完好如初,陆子陵接着又将储物袋的物品也都拿了出来。

    好家伙,这些物品多的快将他屋子堆满了,令人咂舌,这便是真人境的家底吗!

    光元灵晶石就堆成了一座小山,估摸着足有数万颗,还有装着各种丹药的瓶瓶罐罐和一些稀奇古怪的材料,以及玉简书本手札之类的。

    “黑魔令。”陆子陵发现一块写着黑魔令三个字的古朴令牌,“这是什么令牌,莫非是象征某种势力的令牌?”

    来回看了几遍发现就是一块普通的令牌,便不感兴趣了,随手扔在了一边。

    随即他又发现一张金灿灿的金书,就只有一页,上面只有一些复杂的纹路,没有任何文字,翻来看去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只得先放一边。

    一个平平无奇的黑色木头引起了他的注意,入手和一般木头区别不大,可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同,说不上来是什么,最后也只得先放下。

    陆子陵不由一阵苦笑,想他前世可是千秋境的修为,凭他的认知,竟然连这两样物品都看不透,“莫非是我前世一心钻研炼丹一道,忽略了太多东西!”

    他随手又拿起一卷陈旧的羊皮卷,竟是一副地图,仔细一看记载的并不是某一城池,更像是一副藏宝图,羊皮卷有残缺,缺失了很大一部分内容,又看不懂了,只能搁浅。

    无奈之下,他拿起其中一本手札看了看,上面详细记载了如何进出锁龙阵,以及关于夺取古尸和如何炼制傀儡的方法,就连炼制古尸的材料都记载的一清二楚,看来戚邪真人早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只可惜最后阴沟里翻船。

    按照上面我的记载,戚邪真人只要炼制成功,古尸傀儡便有真人境巅峰的实力。陆子陵看了看古尸以及地上那些早已准备好用来炼制古尸的材料,心中若有所思,炼制傀儡、炼器和炼制丹一样,想要炼制级别高的宝物,自身实力也得相匹配。

    他现在只有蜕凡境第九层的实力,如果将古尸炼制成傀儡,不知道古尸最后能有几成的实力,但是想要拥有真人境的实力想都不要想,不过应该不会弱于现在的他。

    接着他又将那些瓶瓶罐罐一一查看一番,竟有意外之喜,竟然有十七颗真元丹和九颗脱俗丹,这分别是真人境和脱俗境的修士用来修炼的,可以用来破境,虽然只是中品丹药,但也是价值连城。

    没想到真元丹比脱俗丹多出快一倍,不过想想也正常,一个高手谁会去留很多自己根本用不到的丹药呢。

    除了这两种外,就是一些有毒的丹药和药粉了。

    随后,他将所有的物品分类,分别用了几个不同的储物袋分开装好,然后他找到戚邪真人从自己手中夺去的那只储物袋,将那些储物袋都装进了自己这只。

    陆子陵不由心情大好,光想想那些元灵晶石,他就笑的快合不拢嘴,将元灵晶石收进储物袋时他耐心的仔细数了一遍,有近七万颗,想当初他为了一点元灵晶石冒那么大的险,真是太不值了。

    还是古话说的好,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正当时,陆子陵的府邸外传来了急促的叫喊声,当即收拾好,出去一看是发现是杜欣。

    “你怎么来了?”

    杜欣看到陆子陵一幅安然无恙的样子,原本的担忧立刻变成一股抱怨,“我听郭郡守说你受了重伤,直接回宗门疗伤了,我急急匆匆的赶回来,你这哪里是受伤了,气色红润,分明好的狠,好啊,你是不是和郭郡守联合起来骗我,竟然还把我丢在赤霞郡,一个人先跑回来了?”

    原来是这回事,陆子陵心中暗道,他当时想尽快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只想着尽快回来,倒是忘了杜欣还在那里,“看这丫头心急如焚一股子的怨气,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当即咳嗽了一声,缓缓道:“我确实受了重伤,我们在里面遭遇了埋伏,里面又危机重重,几乎全军覆没,就我和郭郡守两人存活了,这不,才服下疗伤丹药,刚刚有所好转。”

    这倒是不假,就连石家之主都身亡了,此事在石家上下震荡,影响极大,想到这里杜欣的怨气收敛了一些,给你:“我这里有一瓶疗伤效果极好的丹药,我都舍不得用,给你了。”

    陆子陵笑了笑,也不矫情,当即接过,“多谢了。”

    “赤霞郡应该无事了吧。”陆子陵顺便问道。

    “那些感染病毒的人都好了,但是石家之主以及两个儿子的死震惊了整个石家,石家老祖震怒,郭郡守做了各种解释,答应将赤霞郡一些收益极大的资源无偿割让给石家,这才暂时缓和了下来。”杜欣解释道,又说了一些细节上的事。

    听此一说,陆子陵在这当中是个可有可无的影子,郭郡守在这当中并没有过多提及他,如此甚好,陆子陵倒是没看错。
为了持续发展,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cn,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微博,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在此谢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