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乖乖宠我! 38.开刀动手!(二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二三看书 www.69book.net,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周倜才回了剧组, 就在自己房间门上扯下一张画着奇怪符咒的纸, 并被恶心的不行。

    直到把那纸揉成团丢的老远, 回房间洗了个澡, 仍无法平静下来。

    总觉得被那符咒膈应的有点心神不宁, 甚至也有点觉得慌张害怕。

    这破宿舍里也没有个摄像头,每天剧组来来往往人特别多,实在也难确定是谁干的。

    但想到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儿,周倜立即觉得跟安然脱不了干系。

    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新得罪过什么人了,如果是宿怨,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她想着这次去沪市出差, 赵妍当众讽刺她口碑不好,是因为安然四处破坏她的声誉。

    跟袁朗、路总他们那顿饭局最后, 路总借着一丝酒意, 告诫他要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少搞些没用的——无非也是觉得她损害了剧组的声誉。

    而这也是因为安然四处传播她的坏话。

    虽然现在还难知道,到底是谁在中间挑拨她和安然孙辉的关系,把安然孙辉偷q的事情传出去, 又嫁祸是她周倜传的。

    但事前事后安然不断针对她动手脚,这却是摆在明面上的了。

    她暂时还动不了那个嫁祸她的人, 但你安然就这样跟我刚正面, 我难道还放着你逍遥自在?

    除非她周倜是面团捏的人,软的不像样子!

    周倜转身就打开了电脑, 将剧本文档打开, 她找到所有安然女三号的戏份, 在纸上做了半个小时的拆纲统计和规划,便开始大刀阔斧的通篇修改。

    安然这个人,不能再留了!

    一下午的时间,她做了现有剧本未拍到剧情的所有修改,在不影响质量的前提下,将安然的戏份全部改掉。

    待改完,她又将剧本发给葛小玄,让她发给路百明确认,并紧急将后面的剧本飞页赶出来,交给导演等工作人员——明天上午最后一场安然的戏后,安然就杀青了。

    这个世界,终于可以清静一些,那个四处抹黑她的人,终于可以滚蛋了。

    给葛小玄的邮件发出去后,她便先合上了电脑——剩下的,就看她明天的一系列动作了!

    这剧组毕竟不是她一个人说的算。

    …………

    闭目休息一会儿后,周倜打开手机,先将所有钱款,反反复复看了好半天,不断重复数位数,数到心满意足后,她将它们都放到了一个自认为最安全的理财务软件里,选择了最安全的理财产品。

    她算了一下,基本上230w人民币,每天可以稳入200元的收益。

    周倜开心的在房间床上打了会儿滚儿,高兴够了,才开始给赵寒买菜做海鲜粥。

    让高一航将粥给赵寒送去后,她便准备给自己放一晚上的假。

    看了一会儿韩剧,看了一会儿书,充了下电,思考了一下这些日子急赶的过去的剧情是否都合适,又做了下最后三集剧本的细纲拆解,轻快又充实的晚上便结束了。

    她整理了明天一早需要的一应物品,做了明天行程的规划安排,想着自己明天可能要做的事情,忍不住心里有点激动,又有些不确定的不安。

    但即便满脑袋的思绪,她还是强迫自己好好睡觉,甚至在兴奋的时候,数了许多许多的水饺。

    ……

    一大早七点钟,太阳才开始醒神儿,她的闹铃就响了。

    长手伸出被子,果断的按在了闹铃上。

    早晨的空气还有点凉,摸在金属闹铃上,手指清晰的感觉到了被子外面的温差。

    但因为前一天晚上是11点就躺在床上,0点前就睡着的,所以早起也不觉得疲乏,反而精神奕奕,她也并没有过度的留恋被窝里的温暖。

    起床洗漱整理了下自己,穿了一条人畜无害的白裙子,画了个垂眼角的无辜眼妆,她开始准备早饭食材。

    鸡蛋饼;

    将肉肠切好炸成小章鱼状;

    煮了营养粥;

    炒了一盘醋溜豆芽;

    还有昨天买的小咸菜;

    和两根现炸油条;

    一小碟盐水芹菜;

    洗好去叶去茎的小草莓——全部做好后,一样一样的装进各种形状的小饭盒里,将布兜塞的满满的。

    她便背上双肩包,拎着热腾腾的早饭,出了门。

    整个剧组宿舍都还静悄悄的,有偶尔几个早起的,都被她巧妙的躲避开。

    当她七拐八拐拾阶而上,历尽千辛万苦,来到四楼靠里一间较好的剧组宿舍单间门前,按下门帘时,她的内心是忐忑的。

    眼前这里,正是她昨天晚上就想到、一大早要来的地方——导演田野的宿舍单间儿。

    深吸一口气,心里尽管忐忑,她面上却是坚定的神情。

    她按了好一会儿闹铃,门内才传来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仿佛里面的人在蹦啊跳啊的拆房子。

    她突然又有点忐忑,万一屋子里有女人怎么办啊?

    万一是安然……

    妈呀,那就是噩梦了。

    但,田野才跟她分手,不会这么快找到新欢吧?

    也不一定,毕竟自己前身就立即跑去睡了袁财神……

    正因为脑补过多而烦恼,周倜面前的门哗的一下被从里面拉开了。

    田野睡眼惺忪,短发乱糟糟的,穿着运动短裤,长袖T恤胡乱套在身上,还给穿反了——显然,她扰了他的好梦。

    在田野眯着眼睛皱着眉,一边用手抹嘴角上残留的口水,一边分辨眼前这人是谁时,周倜笑眯眯道:“早上好。”

    “……”田野这才看清楚这是谁,长长的眉毛皱成一团,他那双清秀的自带眼线的长眼睛终于睁开了,但眼神就不怎么和善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周倜跑过来找他?一大早的?

    周倜忙举起面前的饭盒,笑吟吟道:“当当当当~早饭。”

    “你搞什么鬼?”田野白了她一眼,转身便进了房间,倒是没关门。

    周倜便闪进他房内,转身帮他把门锁上了。

    田野是个有才气的人,他脑海里有无穷无尽的画面,全是各种各样的、用来展现文字成为画面的方法。

    但这个人又有点大而化之的纯直男个性,是那种可以跟很多人直来直去相处的,又比较宽和的人。

    他身上有种气质,可以让与他在一块儿的几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在。

    ——就像此刻,他虽然心里对她这个前女友满腹怨言,甚至怀恨在心。但相处时,仍能倔倔的,却又自然而然的以接纳状态去面对。

    他是个懂得给别人留有余地的人。

    很多话很多情绪,别人不发,他可以当不存在,而让对方获得一时的自在。

    田野摇摇晃晃的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四楼窗外的视野,要比一楼的好很多,能从前方无数座大楼的空隙间,看到一点点海的颜色。

    他被太阳晃的又眯缝了一会儿眼睛,才将所有窗户都大敞开。

    转身铺被子的时候,看见周倜走到小桌边,把布兜里的食盒一样一样的摆在了桌上。

    他三两下将被子抖好,也没搭理她,转身进厕所刷牙洗脸。

    等他终于把自己清理好,走出来时,热腾腾的早饭,已经摆满了小电脑桌。

    他站在墙边,靠着墙,看向周倜。

    只见这个女人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狗腿笑容,歪着脑袋笑吟吟的望着他。

    那一双桃花眼,因为化妆的关系,变得圆了一些,配合上她此刻的表情,显得很萌很可爱。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他皱起眉,瞪着她。

    她这是容忍不了自己前男友活在这个世上,所以准备毒死他了吗?

    周倜伸手指了指面前的丰盛早饭,道:“田导,快来吃啊,不然要凉了哦。”

    了……哦……

    还装可爱……

    “你想干嘛?”他走到桌边,沉着脸坐下,拿起了筷子。

    狐狸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但肚子的确饿了,想来她也不敢毒死他。

    “先吃嘛~”周倜依旧笑吟吟,一张好看的脸上,全是戏!

    他先捏起调羹喝了口粥,周倜居然还体贴的放了糖,喝起来甜滋滋,又不会破坏米粥原有的清香。

    大概是煮的久了,特别糯,入口温热,润稠的口感温柔的划过口腔和舌头——真是太好喝了。

    空着肚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口,他几乎幸福的晕过去。

    “你知道的吧?最近剧组里,全是围绕着我的黑八卦……你也在这个八卦里的。”周倜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粥,一边喝一边道。

    她将剧本大改,路总那边已经确认过没问题了。

    剩下的就是田野了,作为剧组导演,他的意见不容忽视——所以她才一大早就跑过来,意图将田野这块儿铁板攻下来,让他也站在自己这一边。

    两个人这气氛,在这顿可口的早饭渲染之下,竟有一点老朋友般的祥和感。

    “我一个男的,就算进八卦了,也没什么。”田野说着,别有他意的瞟了周倜一眼,随即夹了一张鸡蛋饼。

    哇!这么薄的饼,她是怎么做到外焦里嫩的?这一层薄薄的酥皮,真的是太好吃的。

    饼里卷着葱碎,透着鸡蛋和葱的香味。

    田野吃的几乎眯起眼睛,心里一阵阵的感慨——卧槽!这居然是周倜做的!

    那个发起疯来,在片场脱掉高跟鞋,想扎他个对穿的女人?

    那个他想亲近她,她冷冰冰的站起身,对他说暂时还不想发展这么快的女人?

    这么贤惠?

    他简直仿佛见证了日出西方一样!

    “咱们剧组现在搞的乌烟瘴气,而且有人这样乱搞,我也觉得对《君心》的口碑不太好。”周倜娓娓道来。

    “你决定退出项目了?”田野埋头喝粥,又托起碗来猛灌。喝完后拽了装粥的大食盒,准备再盛一碗。

    周倜一把按住了食盒的盖子,瞪着田野,气道:“我把安然写死了。”

    “?”田野怔了下,推开她的手,坚持盛满一碗粥,才想了想道:“我知道这是安然传的,我已经警告过她,不要在我的剧组里搞事情。她以后应该会老实。”

    “《君心》发行时,对方对我们剧组质疑,很大程度上因为外面在传我乱写剧本。我觉得如果她乱说我胡搞男女关系,我都可以忍一忍,但她这样做,就是连这个项目也不顾了。这样的人,配做这个项目的演员吗?我恨不得将她过去的戏份也删掉。”周倜说的义愤填膺,一副气的不行的样子。

    田野一边吃的顾不上开口,一边朝着她摇了摇头。

    “?”周倜歪着头看他。

    田野将嘴巴里的食物全部咀嚼咽掉后,才开口:“路总知道你改剧本的事儿吗?”

    “知道了。”周倜道。

    “他同意了?”田野有点不敢置信。

    路百明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签安然的合同已经固定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签了27天,钱恐怕也陆续打过去了。

    周倜突然改了这么多戏份,安然今天戏份拍完,也就是说十几天就杀青了——路百明给了27天的钱,安然却只干了十几天,这明摆着是路百明亏了。

    而周倜删了安然的戏,必然是要给其他女角色加戏的,这样一来,又要重新跟加戏的女演员谈价格,可能还要多给钱。

    周倜剧本一改,看似电脑上一修就行,但是剧组要做的改动,可就大了。

    路百明又吃亏,又赔本,怎么可能同意?

    可是……居然还就同意了?

    “你确定?”田野不敢置信的问周倜。

    周倜点了点头。

    千真万确,昨天晚上路总就同意了,的确很痛快,她也有点吃惊。

    田野吃饱喝足,拍了拍肚子,脑子虽然有点饭困,但还是努力的转动:路总最近是不是发了横财还是怎么的?居然这么不介意钱的事儿,变得如此痛快?

    他一边想着,一边嘴上道:“编剧改了剧本,出品人都同意了,我也没有什么好一定坚持不改的。只要不是主角戏份修改,不是乱改就行……我没什么问题。”

    他抬起眼,点了点桌子,心里又在想:周倜这些日子,似乎也变了不少。是因为跟自己分手吗?因为没了他这个靠山,所以收敛了?

    放在以前,她可不会这么客气——改剧本,还专门亲自做了一桌好吃的,过来知会他。

    既然她这样客气,又表达了对他的足够尊重,他自然不会硬磕着跟她过不去——更何况,还只是一个女三号而已,还是个在他组里胡搞乱搞的演员。

    周倜见田野这么爽快,心里一下松了不少——她就怕田野因为跟她分手,又遭她当众殴打撕逼,对她怀恨在心。

    万一导演无论如何坚持不改戏,她到时候也会非常难做。

    心里一松,她就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

    抬起手,她在田野肩头拍了下,高兴道:“田导爽快!你真是个好人!”

    “……”田野原本还在因为周倜的客气和看重而洋洋得意,突然听到周倜说他是个好人,脸色一下就沉了沉。

    日……被前女友发好人卡了!
为了持续发展,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cn,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微博,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在此谢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